Jason与猫系列 想多少写多少...

*咖啡上瘾*:

简介:Jason有一只从小养到大的猫,有一天,猫死了。


OOC醒目!!OOC醒目!!OOC醒目!!虐向


 


*陪伴我13年的宠物前一阵去世了,想写篇文纪念它。字数不定,更新不定。


*谢谢你带给我的美好回忆,也谢谢你陪伴了我这么长时间,我对你的爱比不得你对我的爱的万分之一,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。




 


 


1.


梦是生与死开始混淆的地方。


 


Jason又梦见了猫。


猫如记忆中一般端坐着,宛若优雅的小淑女。光滑柔顺的长毛泛着微光,金褐色的猫眼妩媚地瞧着Jason,一下,两下,三下。


猫缓慢地向人类眨着眼。


那是猫表达爱意的方式。


Jason哽咽,伸出的手隐隐颤抖。


猫已经死了,他无比清楚地知道这一事实。然而眼前的景象又让他犹豫,『我是不是在做梦……?』Jason脑中质疑着,但他还是拼命睁大眼睛努力把猫的身影印在眼中。颤抖的手轻轻伸向猫,指尖极为温柔地拂过猫的额头,小心翼翼的像在触摸一个易碎又美丽的泡泡一样。


猫没有躲闪。


它亲昵地阖上双眼,伸长脖子将头蹭向Jason手心,毫不在意将咽喉要害暴露在人类面前,任由Jason宽大的手掌捋过自己的全身,一遍又一遍,一遍又一遍。


人类抚摸着猫,一如过去十年。


 


2.


梦让一切模糊起来。


 


Jason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他的猫咪,猫微眯着,一动不动地享受着人类的爱抚。


猫的眼睛倒映着Jason的脸庞。


Jason永远也不会忘记那种触感,后背一片黄褐色的毛摸起来柔顺中带一点硬,胸前肚皮和四肢的白毛更柔软一些,如同上好的鹅毛。


是的,就是这种,这般和记忆里一般无二的触感,如此怀念,如此温暖。永远不会冰冷的温度,一点也不像那时


Jason的眼中满满的映着猫的身影。


 


直到Jason睁开眼的前一秒,他都还能感受到指间残留的触感。


 


3.


Jason心中有一个洞。


每次梦到猫,那个洞就悄悄扩大一点。


一点,一点,洞越来越大,深处是黑暗的虚无,吞噬着Jason。


也看不到Jason心中无形的空洞。


也没有人在意。


 


4.


Jason表现得一切正常。


Why not?


义警的一生见得最多的就是死亡、失去和痛苦,失去家人,失去朋友,失去恋人,死亡对他们来说司空见惯,他们早已学会如何面对和处理这种情绪。


死亡是常见的。亲密之人的死亡亦是如此。


Jason知道猫的寿命只有短短十几年,它不会陪伴自己太久。Jason知道自己和猫越亲近,那种分别的痛楚就越会强烈。Jason也知道自己在猫离去后将会依旧存活下去,就像父母的死亡,蝙蝠侠的抛弃没有击垮他一样。


Jason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
Jason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
 


但那一刻到来时,他仍然痛彻心扉。


 


5.


猫望着Jason。


Jason望着猫。


他颤抖着伸出双臂紧紧抱住猫,头深深地埋进长长的毛发中,像是要把自己整个缩小钻进猫的皮毛里,又像是恨不得把猫塞进自己胸腔中与自己融为一体再不分离。


Jason不敢放手,他生怕一松手,怀中的生命就会消失不见。


 


睁开眼。梦醒。


 


Jason的怀里空无一物。


 


今天Jason心中的洞也在一点点扩大。


 


6.


人具有保护自己的本能。我们的大脑会遗忘掉痛苦的记忆,来确保身心的健康以继续生存。


记忆的痛苦像一道伤疤,借以时间来愈合自己,结疤,变淡,直到消失。总有一天Jason会在回忆猫时感觉不到痛苦和悲伤,甚至有一天他会老到记不住猫的模样。


Jason并不想要那发生。


他有时间会一遍一遍地回忆猫,着魔般把快要结疤的伤口撕开,看着它渐渐愈合,再撕开,反反复复。


然而记忆并不是永恒的清晰,它会变淡、变淡,直至消失。再怎么紧握也只能任其从指缝间流失。


有时能为逝去的珍宝哭泣也是一种幸福。


Jason思念着猫。


Jason感到幸福


Jason觉得自己病了。


 


7.


和大部分美国青年一样,Jason总爱点快餐来填饱肚子,尤其是独自待在电脑前查找案件资料的漫漫长夜。


他眼睛紧盯着荧屏上的黑帮资料,双手快速拆开汉堡的包装纸咬了一大口,同时顺手拿起旁边一枚炸鸡块送入嘴里。


『恩.........这次的炸鸡味道怎么这么淡啊......』Jason边嚼边想,下意识地咬下一小块炸鸡放进手心里,然后呼唤猫的名字。


声音在简版蝙蝠洞里回荡,一片沉寂。 


再也没人回应他的呼唤。 


Jason垂下的手僵持在半空。


昔日爱吃炸肉、闻到肉味就喵喵喵跑来讨食的小馋猫总在Jason吃饭时围着他转,大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Jason,还会直起身子拿小爪子去勾他。如果不分它一半肉,就别想打发走那只缠人的生物。


——再也不会出现了。


Jason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手里的肉块,抬手塞进嘴里,就着没吃完的汉堡一起咀嚼咽了下去。


『这家的汉堡真难吃,下次不买这家了......』


 


8.


今天蝙蝠侠在医院把Jason大骂了一顿。


因为红头罩在战斗中分心,被匕首捅了个透心凉。


这次的坏蛋只是三流的劫匪,再加上蝙蝠家族的出动,不应该有人会受伤的。蝙蝠侠气得火冒三丈,在战斗中分心大意是义警的大忌,很容易把自己害死。


红头罩不应该犯这种错误的。


蝙蝠侠冷静下来意识到这点,一定有原因导致红头罩分心的,他决定找出那个原因。


然而任Bruce怎么询问,Jason都以沉默回应,如坚硬的大理石,就连Alfred和慰问小甜饼也无法撬开他的嘴。


Bruce眯起眼,回头钻进蝙蝠洞查找战斗地点周围所有的监控视频,发现Jason是在无意间瞥见右侧一家店铺后突然愣住才受伤的。


Bruce调出了那家店铺的照片,那是一家宠物店。


橱窗边上有一只猫透过玻璃望向外面,那是一只十分常见的短毛橘猫。


它金褐色的眼睛熠熠生辉。


 


9.


猫喜欢抢Jason的被窝。


最擅长用爪子刨开Jason的被子钻进去,紧紧贴着Jason温热的大腿大睡特睡。即使被成年人类压到踹到了好几次也改变不了这个习惯。


最后还是Jason学会在睡着时也把身体拘束在床的一侧,翻身前先用手摸一摸确认猫在不在。青年可不想半夜压扁自己的猫,那可太蠢了。


 


后来某日


夜巡回来疲惫的Jason洗漱完重重地把自己摔进柔软的大床里。


早上他又一次发现自己直挺挺地睡在床铺的一边。


Jason凝视另一侧冰冷空无一物的床铺,怅然若失。


 


10.


Jason第一百八十二次想找魔法师召唤猫的灵魂。


Jason第二百三十六次想复活猫,并且杀掉一切胆敢阻拦他的人。


Jason第五百九十七次回忆着猫,静静发呆。


Jason无时无刻不想再看猫最后一眼,no matter what cost。


 


11.失去猫的第8天


现代人上网时有时避免不了会点到弹出的广告,Jason也不外于此。


然而Jason点到的是出售宠物的链接,一瞬间蹦出来的图片让Jason浑身发冷僵硬,仿佛瞬间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。


猫在微笑,或者说是与猫相同品种的猫在微笑。


他满眼都是猫的身影。他被猫的图片包围了。


一股巨大的悲伤涌上喉咙,好似心脏被撕成两半。


他哐的一声把笔记本合上,双手捂住脸,泪水随着指缝滴落在键盘上。


Jason忍受不了那些,一分一秒也不能。


 


12.


Jason说不清为什么自己总会梦到猫,明明他连自己的母亲都没梦见过几次。


 


13.


 说来也奇怪,Jason在猫走的一个多月前突然变得特别宅。


法外者解散,世界也没发生什么世界级危机(或者说没有什么正义联盟解决不了的),哥谭也风平浪静,Jason索性减少一切在外活动,每日除了红头罩夜巡和管理哥谭西区的地盘,就只是天天和猫宅在家里。


是的,,不是安全屋。


猫让那间安全屋变成了家。不像大宅,Jason确信不管什么时候回来这里都是欢迎自己的。


一人一猫悠闲地躺在沙发上,他做饭喂猫,打扫卫生做家务,看电视上网嚼零食,订外卖,清理枪支弹药,给大大小小盆植物浇水施肥(阻止猫啃食叶子),换猫砂,给猫梳毛,整理情报资源,抱着猫入睡。


Jason罕见的过了一阵懒散又平静的生活。也许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。


没有人给他打电话,也没有人来访。Jason一点也不感到奇怪。




14.


与慢节奏的生活成反比的是Jason日渐焦虑的心情。


猫的年纪越来越大,越来越不爱动弹了,视觉、听力和胃口也越来越不好。Jason带猫去兽医检查过,显然没有人能医治衰老。


眼下他能做的唯有陪伴在猫的身边,陪它走完最后的时光。


Jason感觉像在寒冷的冬天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撮快要熄灭的火苗,即使他再怎么合拢手臂保护着火苗不被寒风吹灭,也改变不了火焰越来越微弱的事实。


他看着左摇右晃的火苗,静静地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。




15.


有时,谁也不知道的——Jason会祷告。虽然他不相信神明会“屈尊”下凡实现他那小小的愿望。


但Jason仍然有时会向神明乞求,也许是一种安慰,也许为了抓住最后一根浮木,谁知道呢。


神啊,求您再给它一点时间,求您不要那么快地接走我的宝贝。


它是我仅有的了。


Oh,God。Please,please have mercy !




16.


那一天,窗外阳光明媚,Jason从床上起来时还在考虑做什么早餐,迈过猫窝旁习惯性地蹲下和猫打声招呼。猫没有回应。


Jason在猫身上摸的第一下就知道了。


猫的身体骇人的、不正常的冰冷。猫一动不动,任由人类剧烈摇晃着自己,大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,任由滴滴热泪打湿自己漂亮的皮毛。




那一刻,Jason知道最后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全心全意、至始至终爱着他、信任他的生命从这世上消失了。




17.


有时Jason想,他能在最后时刻陪在猫身边,也许正是上帝对他的恩赐。







评论
热度(68)
  1. 我可去您的X吧*咖啡上瘾*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我可去您的X吧 | Powered by LOFTER